主页 > Q地生活 >禁以“槟城”命名 迁档及漂白民宿槟3组织抨数政策 >

禁以“槟城”命名 迁档及漂白民宿槟3组织抨数政策

禁以“槟城”命名  迁档及漂白民宿槟3组织抨数政策
禁以“槟城”命名  迁档及漂白民宿槟3组织抨数政策

陈永丰表示槟城旅游组织是在社团注册法令下注册的合法组织,左起为张文健、丹尼尔陈、泰益瓦哈、陈永丰、郑关棋及依沙哈伦丁。

槟城旅游组织、江沙路巴刹流动小贩代表以及槟州民宿业者协会今日联合召开记者会,各自针对槟州政府数项政策表达不满,大吐苦水。

槟城旅游组织是针对槟州政府禁止非政府组织的名字以“槟城”命名表不满,江沙路巴刹流动小贩则控诉当地湿的档口被安排入吉宁万山巴刹,再把干的档口移至吉宁万山路后,令江沙路巴刹的生意一落千丈,而槟州民宿业者协会则针对槟州政府的非法民宿漂白计划提出三项诉求。

禁以“槟城”命名  迁档及漂白民宿槟3组织抨数政策

泰益瓦哈(左起)与陈永丰展示信函表明他们确实有亲自照会罗兴强。

陈永丰:槟城旅游组织合法办活动无需州政府承认

槟城旅游组织主席陈永丰表示,槟州政府没理由阻止任何非政府组织的名字以“槟城”这字眼命名,而且该组织在2015年就已在1980年马来西亚社团注册法令下注册成为合法的旅游组织。

他是针对掌管槟州旅游发展事务委员会的行政议员罗兴强在本月17日的记者会上呼吁槟旅游业者,无需配合该组织展开的评分工作,并指该组织未受官方承认,不可以“槟城”冠名,而州政府也没获中央政府旅游部致函,通知已委任槟城旅游组织为槟州美食及住宿评分一事这幺回应。

他表示,根据马来西亚社团注册法令,作为一个槟州的组织,是可以使用州属的名字的,而且法令也要求他们使用州属、县属或地方的名字注册,这是法律的一部分,并不是地方政府说不允许就不允许的。

“罗兴强说我们的组织成立以来未照会过槟州政府,然而在,马来西亚旅游理事会副会长兼本会顾问泰益瓦哈有亲自来到槟城光大照会罗兴强,更特别交上邀请函给他,邀请他出席槟城旅游组织的正式推介礼,然而当时他并没有给予正面的答复,唯他有在该邀请函的印章签收了。”

他表示,该组织主动发起的鉴定及颁发奖状给旅游业者一事,是为了要进一步的推广槟州旅游业,而他们主办任何活动都不需要州政府的承认的。

“我们仅希望槟州政府能与我们一起合作及支持我们在推广槟州旅游业所作出的努力。”

禁以“槟城”命名  迁档及漂白民宿槟3组织抨数政策

罗兴强:我不记得槟城旅游组织的代表曾来过我的办公室。

罗兴强:不承认评分

针对槟城旅游组织的说法,目前身在中国吉林省的罗兴强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回应记者时表示,他不记得该组他曾经到访其办公室,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从未给对方支持信函。

“如果他们觉得无需获得州政府支持的话,那就进行他们的评分工作,我们并不会阻止他们,唯槟州政府不会承认他们的评分工作及成绩。”

他说,他将会通知所有的州政府旅游景点业者无需理会该组织展开的评分工作,因为他们并没有权力这幺做。

迁档冲击江沙路巴刹生意

江沙路巴刹流动小贩代表张文健表示,随着槟州政府将江沙路湿的档口安排入吉宁万山巴刹,再把该路段的干的档口移至吉宁万山路后,江沙路巴刹的生意一落千丈。

吉宁万山路曝晒

他说,相比江沙路的四面通路以及阴凉舒适,吉宁万山路早上9时后就太阳曝晒,让许多年迈的商家因体力不堪及无法忍受曝晒而提早收摊或无法开档,现在每天至少有20至30个档口是空置的,而且这条街仅衔接这一条主要道路,导致很多人不知,也很难把新游客引进来。

“江沙路巴刹人潮兴旺有一部分原因除了有老档口外,也有外来的流动小贩带来奇异的产品,然而在巴刹整顿后,约40档流动小贩被槟州政府拒于门外,不仅他们收入大受挫,人流的减少也导致附近店面的生意量下挫40%。”

他透露,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透露州政府有意在江沙路兴建停车处,然而这并不实际,因为吉宁万山巴刹的多层停车场已够用,建议将该路段在周末两日打造成步行街。

“以每个摊格6尺计算,江沙路可容纳80至100摊格,虽然比起之前的200摊格少了一些,但我们希望刻意打造更卫生及有活力的步行街,让游客有新的旅游景点,这样也能保持该区的人文气息。”

出席者尚包括顾问槟城旅游组织泰益瓦哈、雪兰莪旅游组织郑关棋及森美兰旅游组织主席依沙哈伦丁。

民宿业者促槟政府承认呈古迹局建筑图测

槟州民宿业者协会秘书丹尼尔陈针对槟州政府的非法民宿漂白计划提出三项诉求,其一即是要求只要民宿业者将建筑图测呈交予槟岛市政厅或市政厅的古迹建筑局,即承认业者已成交建筑图测。

他说,该协会目前正在提交申请注册为槟州民宿业者协会中。

他说,目前槟州政府仅承认民宿业者呈交予槟岛市政厅建筑局的建筑图测,其余呈交予其他部门的皆不受承认。

“我们担心若是10月31日非法民宿漂白计划截止后,槟岛市政厅若真的执法的话,那些‘没呈交’建筑图测的民宿业者将被采取行动,这会影响到他们经营生意。”

他表示,他们期望州政府可给予停车位献金的分期付款更长期限,因为据了解,槟岛市政厅很有可能会给予一年分三期的分期付款期限,然而这并不够。”

“一般的民宿业者一年的净赚只达3万至5万令吉,可是要缴付的停车费献金大约是1万5000令吉至3万令吉之间,这意味着业者一年的收入,有可能全化为乌有,简直是要吃沙度日了。”

他们并不是不愿意付停车位献金,只是希望可以拉长分期付款的期限至两年,这样才会把他们逼得没有一点喘息的空间。

临时执照费太贵

他说,州政府要求民宿业者申请临时执照的时候需缴付7200令吉的费用太高了。

“其他零售业者如咖啡店的执照费才300至400令吉,我们不是不愿付,只是希望可以征收跟开始一样的费用,即1200令吉至2400令吉。”

上一篇: 下一篇: